自5月24日馬裏發生軍人譁變之後,法國總統馬克龍自稱感受到伊斯蘭極端主義在當地捲土重來的威脅。目前,法國在馬裏等五個薩赫勒國家駐有超過5000名軍人,他們已在當地留駐多年。馬克龍稱,假使伊斯蘭極端勢力再度坐大,這些法軍都將捲起鋪蓋回家。

與此同時,馬里民眾走上街頭,在首都巴馬科的中心廣場舉起了譁變發起者戈伊塔的巨大畫像。但他們的遊行議題遠不止於內政。不少馬里民眾對前宗主國法國多年的軍事幹預感到厭倦,現場甚至有人舉起了俄羅斯國旗,“讓法國滾,讓俄羅斯進來”。

馬裏緣何連環譁變?

馬裏今年5月的譁變出人意料,且又刷新了紀錄。不到9個月前,馬裏剛剛經歷了一次軍方奪權。當時軍方推翻了時任總統凱塔,並承諾“為社會和國家帶來改變”,移除“腐敗的政治人物”。

不過,在西非國家經濟共同體(西共體)威脅對馬裏實施制裁後,馬裏軍方決定將權力交給新組建的過渡政府,馬裏開啓為期18個月的政治過渡期。由譁變軍人成立的全國人民救贖委員會宣佈,前國防和退伍軍人部長恩多被任命為臨時總統,與軍方關係密切的全國人民救贖委員會主席戈伊塔則被任命為臨時副總統。後者被認為是軍方的利益代言人。

今年5月14日,總統恩多要求總理瓦內提供一份下一屆內閣的成員名單,為此瓦內與國內各個政治勢力聯絡接洽。然而,此番活動效果並不佳。

據法國24新聞網報道,瓦內提出的內閣成員名單讓馬裏國內很多人感到吃驚,這份名單刪去了過渡政府中的兩名重要軍方人士——國防部長卡馬拉和安全與民事保護部長科內,但軍方事前並沒有得到通知,軍人們從電視媒體上得到這一消息後感到很不滿。

僅僅在名單公佈的一個多小時後,總統恩多和總理瓦內就被再度譁變的軍人扣押,帶至距首都巴馬科約15公里的庫利科羅地區卡蒂鎮一處軍營,就新一屆過渡政府名單進行“溝通”。值得一提的是,馬裏2012年以及2020年的政變發生地恰巧也在卡蒂鎮的軍營。

戈伊塔5月25日發表聲明譴責了恩多和瓦內,稱兩人無權“在沒有與副總統(即戈伊塔)溝通的情況下”組建新政府,戈伊塔還強調了自己對此前制定的過渡時期政府章程(transition charter)的忠誠。

然而,實際上該章程卻明確規定臨時副總統無權取代臨時總統。在2020年的譁變之前,馬裏政府中本無過渡副總統一職,路透社此前報道稱,該職位正是專為軍方代言人設置的,目的是使得軍方可以把控過渡政府的未來走向。作為妥協,譁變的軍隊勢力也承諾不覬覦總統職位。鑑於過渡時期政府章程如此規定,西非共同體在馬裏2020年的譁變發生後雖一度制裁該國,但在其過渡時期政府章程出爐後就取消了對馬裏的制裁。

2021年5月再度發生譁變後,馬裏軍方對政治的介入招致該國國內多方勢力的強烈不滿。半島電視台、法新社分析稱,批評人士擔心仍由軍方主導的過渡政府在過渡期結束後開展選舉的能力與意願不足。

撤軍能否成為法國的籌碼?

譁變發生後,法國政府和歐盟在5月24日立即譴責了馬裏軍方拘捕總統和總理的做法。法國總統馬克龍直言,“在接下來的幾個小時裏,倘若局勢沒有得到澄清,我們準備對涉事人員實施有針對性的制裁。”他補充稱,“已發動政變的軍隊又再次發動政變,這是不可接受的,需要立即予以譴責。”

法軍自2013年開始就在馬裏駐紮,長期與當地的伊斯蘭極端主義武裝組織交戰。然而,近來馬裏接連兩次發生軍人譁變,使得法國開始懷疑類似行動的有效性。英國廣播公司(BBC)報道稱,馬裏當地政局長期不穩給了宗教極端勢力大肆活動的温牀。2012年的政變給了伊斯蘭極端主義武裝分子可乘之機,他們還乘勢控制了馬裏北部的一大片地區。此外,馬克龍政府還一直抱怨在西非打擊宗教極端主義的努力沒有得到歐盟的有力支持,這些因素都使外界對法軍未來在馬裏可發揮的作用打上了問號。

2021年5月30日,馬克龍公開表示,假使馬裏在譁變之後“轉向伊斯蘭極端主義”,那麼法軍將不得不從當地撤走。分析人士指出,這被視為是法國對以戈伊塔為代表的譁變軍方勢力施壓,警告他們不要邁向軍政府的道路。

儘管來自前宗主國的聲音擁有不小的政治影響,但在馬裏國內,一些譁變的支持者卻寧肯將當下視為擺脱法國控制的好機會。過去幾年中,巴馬科時常出現反法遊行,要求法國撤軍,最近的一次是在今年1月20日。

從5月28日起,巴馬科街頭出現了成百上千支持軍方行動的示威者。在聲援軍方之餘,他們還呼喊口號要求法軍撤走,其中有人打出同樣是三色的俄羅斯國旗,要求“趕走法國,引入俄羅斯”。值得一提的是,自此的三天內已有兩個非洲國家的抗議者接連舉起了俄羅斯國旗——5月30日,上萬人聚集在埃塞俄比亞首都亞的斯亞貝巴,人羣中有不少人打着俄羅斯國旗抗議美國製裁。

不過,實際上俄羅斯在馬裏或埃塞俄比亞並沒有穩定的軍事或政治存在。Africanews網站分析稱,戈伊塔和譁變軍人明白,在法國和西非共同體作出了明確的消極表態後,馬裏急缺國際支持,因此需要打莫斯科牌。而一些當地民眾之所以也轉向俄羅斯,主要還是因為西非民間對法國的厭惡感達到了新高。該網站還報道稱,面對西非國家越來越廣泛的反法情緒,馬克龍政府將其歸罪於當地政治領導人的“放縱”。

法俄眼下正暗中在西非和中非地區為影響力角逐。去年12月,社交巨頭臉書公司稱關閉了500多個傳播涉及13個非洲國家(含馬裏)的“假信息”賬户或羣組,它們都是在法國和俄羅斯開設的,值得注意的是,其中法國方面的賬户絕大部分都與法國軍方有關。